方木。

承蒙厚爱。

Double Trouble

其实,我还是不知道写什么cp好,给评论下嘛



后来肖佳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见到谢锐韬,PG one和满舒克到还是照常出场。每天去Pub蹲着也不是个事,肖佳多少年没干这种幼稚事儿了,倒为谢锐韬破了个例。

肖佳都快放弃的时候,在Pub外面的一条脏巷子里见到了谢锐韬,他那天穿的一身粉色,和四个小流氓打架呢。肖佳是不想惹麻烦的,尤其是不想惹这种街边小流氓的麻烦,但谢锐韬明显是一个人不占优势了。肖佳叹了口气看着已经挂彩的谢锐韬,加入了这场不必要的打斗。

谢锐韬上肖佳的车的时候,理所当然地问了一句去你那还是来我这。肖佳说回自己家。然后两个人顺理成章地进门接吻脱衣服然后上床,像是这么做了十多年一样自然。

肖佳从浴室出来的时候,谢锐韬披着浴袍躺在床上抽烟,然后两个人眼神碰上了,谢锐韬开始笑,跟肖佳那天去Pub看到的笑一样。

“我认识你,Jony J。”

“我是你的男孩Tizzy T,叫我TT就好。”

谢锐韬把你的这两个人字念得很重,肖佳差点就分不清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了。当然,他估摸得到,这个人跟不知道多少人都是这么介绍的。肖佳走过去把烟从谢锐韬嘴里抽出来然后自己叼着,于是谢锐韬的嘴就空下来了,他就说嘻哈,说他喜欢肖佳嘻哈风格的日子。

“明天送我回去吗,肖佳哥哥。”

谢锐韬的声音鼻音很重,生来就是勾人用的,肖佳摩挲着谢锐韬的腰这么想。肖佳想问满舒克到底和他是什么关系,但想了想两个人就约了一炮,自己哪来那个资格也就没多问。

第二天送谢锐韬回去的时候,谢锐韬没再说话,但肖佳发现这个小孩真的很爱笑。

“可以听歌吗?”

“行,但只能是我的。”

“很自恋啊。”

谢锐韬开始放歌了,肖佳看到他跟着拍子在哼,他又想开口问些什么,就听到自己的声音唱这个年代笑贫不笑娼。

评论(2)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