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木。

承蒙厚爱。

关于便当。伪渝。

因为真的很忙了,没时间看KPL,之前说退KPL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好吧,我承认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鱼翅。)所以写的可能都是AU。

“诶,今天橘子他女朋友给他送便当了诶。”

“所以呢。”

“我也想吃便当诶。”

“你吃个屁。”

伪装说这个话的时候,阮小渝正在为一道数学题急得焦头烂额,根本没那个闲工夫去听他的话外之音。等到临睡之前,阮小渝躺床上再想起来这一出的时候,连着一起想起来的还有上次他撞见一个女生去给朱思远送他自己做的饼干的场面。

阮小渝跟伪装在一起还没多久,也就一两个月。阮小渝大大小小的脾气倒是发了好几回,伪装也倒是真的耐得住性子哄他。阮小渝自己想想都觉得好像自己对伪装不太好了,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第二天早上阮小渝起了个早,晚上压根就没有睡好。一起来就直接摸去了厨房,捣鼓些简单的三明治。说是简单,也是有些烦人的,既要煎培根鸡蛋,又要洗生菜什么的,阮小渝想着伪装最好能深刻认识一下他这辈子第一次给别人做便当的良苦用心。

伪装去班上路过阮小渝那层楼的时候,被阮小渝叫住了。伪装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看他,阮小渝撇了撇嘴,没有动静。阮小渝这尿性伪装被谁都清楚,伪装转身就上楼,阮小渝倒主动追了上来把便当塞给他。伪装接了便当之后愣了一下就靠在墙上笑,阮小渝不高兴理他,转身就下楼。到楼梯口的时候,伪装还在笑,阮小渝实在没憋住。

“笑屁啊,朱思远!”

评论(10)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