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木。

承蒙厚爱。

记一次无疾而终的对话。

后来,肖佳问满舒克怎么就和谢锐韬搞到一起去了的时候,满舒克张了张口,终究是什么都没说得出来。

满舒克觉得原因太多了。

比如那天摩天轮下谢锐韬一个人小小的一只站在那左顾右盼的样子很可爱。
比如,谢锐韬穿着粉色oversize的卫衣冲他扑过来,连身后的行李箱都顾不上的样子让他想起了小时候常吃的甜得发腻的棉花糖。
比方说吵完架,谢锐韬一个人缩在沙发上打电动,还总是输,又气又恼的样子像他小时候养的猫。

他一句话说不完,肖佳肯定也没有那个性质听。但肖佳今天倒显出了不同与以往的耐性,非要听。满舒克手机响得刚好,响的第一声就是“听我第一首,你注定成为我的人。”满舒克冲肖佳晃了晃手机,出去接电话了。其他人看肖佳,肖佳也不抬头,手上继续剥着花生。

“看什么啊,他小男朋友给他打电话了。”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