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木。

承蒙厚爱。

[飞贝]记一次回家。

  丁飞打开家门的时候就看到一个行李箱孤零零地立在餐桌和沙发中间的过道上,地上的脚印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他家小祖宗终于回家了。家里没有什么动静,丁飞准备换鞋进客厅的时候就在玄关处听到了楼梯间的脚步声,夹杂着对天气的咒骂。丁飞笑了,这种躁脾气的,不会有别人了。他伸手关了灯,打算弄点小孩子的把戏给他们家一走走三个月的祖宗一些教训。

外面有点冷,但李京泽照旧没穿秋裤,就他那种帅法的人,是不应该穿秋裤的。在街上表面上毫无感受,刚进单元楼就边点烟边跺脚,骂一骂天气。到门口的时候,一手提着购物袋,一手摸钥匙开门,嘴里还叼着烟。进去之后,踢上门才空出来手把烟拿下来,还没按下灯开关,就被人从后面抱住了。
 
  “我靠,你吓死爸爸了。丁飞你他妈多大了?”

  丁飞也没回他,就是笑着抱着他,鼻息全都洒在李京泽耳根,惹得耳根泛红。李京泽把购物袋随便撂在地上就转身借着外面的路灯光线看丁飞,两个人安安静静对视不超过一秒,李京泽就手抓住丁飞的衣领子跟他接吻。李京泽嘴里的烟味分了一半给丁飞,那个牌子他不常抽,但现在看来味道也不错。

  丁飞并不满足于这个由李京泽主导的吻,他单手按住李京泽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另一只手越过衣物攀上了李京泽的腰,摩挲着他腰部的肌肤。李京泽抬头已经不够了,被迫踮起了脚,最后推开丁飞草草结束了这个吻。整个人靠在墙上调整呼吸。

  “终于想起来要回家了啊,祖宗?”
  
  “怕你太久没见爸爸难受。”
 
  李京泽的烟上的火星时隐时明,跟他眼睛里的亮光一样,丁飞觉得李京泽这个暗示够明显了,自己再看不懂就有点不识趣了。

  “我是很难受啊,小祖宗你现在帮我解决吗?”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