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木。

承蒙厚爱。

【飞贝】吃醋是不可能吃醋的

#要评论的..
#学生时代
   
   

         “阿飞啊,这道题这么做啊?”

         李京泽被王昊不小心碰醒了,憋着一肚子火气差点就上手给王昊一拳头,王昊闪了个身躲开李京泽的动作,自知理亏地给李京泽赔笑,嘴上还念着贝爸大人不记小人过啊,转过身又跟金熙宇扯淡去。李京泽没高兴理他,头往臂弯里一埋又准备睡过去,就听到了这句话。他想这群女生都什么毛病,阿飞阿飞的,听着跟拍八十年代的香港警匪片一样。那个姑娘显然非常好学,问题一个接一个的,李京泽是越听越烦。非得跑这问丁飞,不能问老师,这司马昭之心他李京泽都看得出来。

        “老逼,你他妈能不能安静点。”

        “诶,祖宗,小的知错了。”

         李京泽冲丁飞那个方向喊了一句,那个姑娘叫什么名字他不知道,他从不记自己不在乎的人的名字。这么一喊他也清醒不少,觉也不想睡了,就坐起来靠着椅子背一边转笔一边看丁飞的后脑勺。那个姑娘是真热情奔放啊,一道问题进一厘米,这是准备问满64个问题把两人距离缩到负的好上全垒是吧。

          丁飞知道李京泽在看自己,一头脏辫摇啊摇的就盯着自己望,想想也叫人心痒。旁边的姑娘是不太满意李京泽的态度,低着头嘀嘀咕咕些什么,她看着丁飞希望得到一些认同,结果丁飞只是笑,还笑得温润得不得了。

         “李京泽,你有点素质行不行?”

         “哟呵?爸爸就没素质了啊。你阿飞就喜欢没素质的人知不知道。”

          李京泽象征性地还撸了两下袖子,面上表情虽然不凶,但也够吓吓小姑娘的了。姑娘愣了一下,转头去看丁飞,丁飞忍着笑站起来走到李京泽旁边拦着他的肩,弯腰在李京泽耳边说了句,今天肯大大方方地说出来了啊?然后又站直了身体,一边揉着李京泽的脏辫一边用旁人都听得到的大小说话。

         “是,我可宝贝,可喜欢你了。”

         “滚。”

         李京泽笑着骂道。

评论(7)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