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木。

承蒙厚爱。

三国高校那些破事·一

#我是失败本人了,想写的郭老师没写出来


    “我跟你讲,就我爸那个尿性,这节课...”

    曹植转身跟杨修闲聊,话说到这步上被身边曹丕的一声咳嗽打断了,他回头看了一眼他哥,立马知道是自己刚刚那句话里对他们父亲的态度哪里踩着曹丕雷点了,他拍了拍他哥肩膀示意他自己知道了。

    “就你爸那个尿性,这节课保准是语文课。”

    杨修一边写文章一边头也不抬地帮曹植把剩下的话补完了。杨修那张嘴连曹操都惮他三分,曹丕也就不想再去管。

    不过杨修这话刚讲完,郭嘉就带着语文书进来了,班上顿时一片起哄声——论课表,这节课该是曹操的政治课的。但郭嘉既然都来了,这节课变成语文课的事实也就没跑了。不过郭老师身上这身衬衫眼生得很,曹植感觉像是没见过郭嘉穿过,但肯定在哪见到过。想了半天,终于理出了点头绪,他用手肘推了推曹丕,凑近低声问了一句:“这是不是我们上次买衣服的时候,莫名其妙多买的一件黑衬衫?”曹丕看了两眼,好像还真是,不由咂舌,转头和曹植对视了一眼,叹他们父亲的手段高明。

    “曹植。”

    “啊?”

     曹植忽然被提起名字,满脸不知所云地站了起来,郭嘉就拿着书倚在讲台上看他,眼神里有几分要看戏的意味。曹植正不知所措呢,后面杨修戳了戳他,传过来一张纸条。

    “文不加点,倚马可待。”

    “好。”

    郭嘉挥了挥手叫他坐下,等曹植坐下他才看清黑板上投影的杨修的作文,终于意识到杨修变着法子拿他夸他呢。曹植上次作文获奖的时候,拿回班里被杨修当着全班人面儿找了一通毛病,现在到他这,他到夸了人家一边,曹植越想越觉得自己是个二百五。不过他整日和杨修厮混,气一气也就过去了,这要是传到曹操耳朵里才算是事儿。

    郭嘉回身写字的时候,曹操巡班刚好巡到他们班门口,眼神撞上了就必须得招呼一下,不然回去在床上又得拿这个说事。郭嘉其实挺不愿意去打这个招呼的,每次这个时候,就比方说现在,后面起哄的他都不高兴去管了,压根管不住。明明他只是扬了扬嘴角就把目光又放回黑板上了。当初豪情壮志先追的人是他,后果自然是料到了的,现在真正面临起来到还是脸皮薄。他转身看着班上众人挑了下眉,心里都有逼数的众人噤了声。

    杨修写完了东西就又戳了戳曹植叫他把自己写的东西回家拿给曹操看,曹植看了眼标题《鸡肋——三个小时晚自习》,一派杨修的锋利。

    “郭老师好腰,曹总好福气。”

     杨修抬头看了一眼背对着他们的郭嘉,得出来一个同样锋利的结论。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