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木。

承蒙厚爱。

【皮水】无题

#国家德比后心态炸裂的产物

#关于他们的这些年的故事







皮克从来不觉得自己对拉莫斯怀有任何和爱情相接近的感情,拉莫斯近乎幼稚的冲动,不会控制自己的感情,易怒,一切的一切都让他敬而远之。反正平时也是死对头,国家队里也没必要关系多好,能配合就行了,他完全可以离拉莫斯远远的。


拉莫斯的一切都非常好懂,皮克从来不会去怀疑自己的魅力,但也很少有这样一种时候,在生活里那么确定地有一个人喜欢自己。皮克不喜欢拉莫斯已经定型,他当时还没有为拉莫斯任何举动动心的打算,因此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去看拉莫斯眼里的热切,他甚至觉得有些可笑,拉莫斯可是皇马队长啊,对一个巴萨人动心哪能行。


时间相处地越久,皮克心里对拉莫斯的成见也变得越发可以接受。或许是他变得不一样了,但拉莫斯总变得更多些。他已经学会收起眼里的热切了,尽管他依旧暴躁,依旧让巴萨人生厌,但他起码没那么厌恶。或许是那条定理在作祟:“当A无可救药地迷恋着B的时候,B也必将会同样迷恋着A”。但皮克心里仍没有任何爱情的念头,至少他这么觉得,他看不到拉莫斯的情感在他栗色的眼底涌动,他也无从推测拉莫斯是否仍如当初一般殷切地希望从自己身上得到感情。


拉莫斯出现在他家门口是皮克所没有想到的,虽然他在屋内也确实在想要不要去看拉莫斯一下。但当拉莫斯真实出现在他家门口的时候,他又觉得无措。球场上的意气风发终究是球场上的,他总不能现在又再次在拉莫斯面前故意做出“五”的手势。现在站在他面前的拉莫斯情绪低沉,和他过去熟悉的拉莫斯相比,现在这个人对他来说更应该叫做“sese”。


拉莫斯一言不发,皮克也没多做,他只是侧过身叫拉莫斯进来。皮克门厅的灯在拉莫斯进来后就被他关了,然后,拉莫斯就抱住了他。没有询问,没有暗示,没有嚣张至极的嘲讽,他手臂交叠在皮克背后。


皮克是从来没有想过会在拉莫斯身上看见爱情,但他现在看见了,他的爱情近乎脆弱地在他肩上流泪。他单手揽住拉莫斯的腰,另一只手在他的背上抚动。他或许和拉莫斯到目前为止离爱情最近的一次就是现在了,但他也不打算说什么。他只是安安静静地把肩借给拉莫斯。拉莫斯如果真的需要的话,他可以把肩借他一辈子,只是不应该再是这种原因。


皮克安抚性地亲吻了一下拉莫斯颈侧,拉莫斯身体瞬间就僵住了。皮克从这个小动作感受到些什么,他扯开了些他和拉莫斯间的距离,他如愿以偿地看到那双比平时湿润许多的栗色眸子,和那眸子里翻涌出来的,潜藏却从未消失的爱意。


皮克凑上去亲吻拉莫斯,照顾一个失意人的浅尝辄止,但拉莫斯却不满足于这种清汤寡水的接吻,他单手按住皮克的后颈,把接吻变成了一场缠斗。皮克也由着他的性子来,但他没习惯性地再把手按上拉莫斯的后脑勺。


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用大拇指为拉莫斯抹去了面颊上的泪。


评论(9)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