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木。

承蒙厚爱。

【胡萝卜丝】发烧这件小事

“Hey, I just met you, and this is crazy. But...”

在Reus和Hummels吵架并把Hummels批评得狗血淋头,成功地气走了Hummels后的第六个小时,Reus给Hummels打电话了。这不是他们第一次吵架,肯定也不会是最后一次。每次这种时候一般都是Reus象征性地先低头认错,因为总是他在吵架的时候口不择言,他自己也知道。其实所谓的低头也不过是凑到Hummels随便眨眨眼睛,用软绵绵的声音念一句“Mats”。

但也从来没有这么快的,快到Hummels还在气头上,根本不想接电话。Hummels按掉了电话,心里还有点小洋洋自得,哪怕明天要自己去跪下来求小男朋友原谅他也不在乎了,总之,现在能让他坏脾气的小男朋友吃个瘪他很满意。坐在Hummels旁边的Götze是没看出来Hummels的心思,只知道这世道是没有王法了,Hummels都敢不接Reus电话了。

“Hey, I just...”

这又是一个Reus的来电,不过这次是给Götze的。Hummels有点吃瘪了,他的小男朋友其实再打第二个电话他就会接的,毫不犹豫地接通,但他失去了这个机会。Götze接了电话之后表情就变得有些紧张,Hummels意识到,肯定有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Hummels并没有被蒙在鼓里多久,因为电话很快就传到了他手上。

“Mats,我感觉发烧了,我好难受啊。”

“Mats,我错了行不行,你回来。”

Reus因为感冒发烧而染上的鼻音和时不时因为难受而发出的哼唧听得Hummels心里难受得要死。平时被他惯得上天的小祖宗怎么能这么委屈巴巴的,他居然还挂了他的电话,简直十恶不赦。他急匆匆地把手机还给Götze便驱车回家,每等一个红灯,他的脑子里就都是他家小祖宗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样子。

事实上,确实是这样。Reus意识到自己可能发烧的时候是在Hummels被气走后的第三个小时,但他没有打电话给Hummels。倒不是因为什么他觉得他没错,得Hummels先道歉,Hummels刚出门的时候他就知道他错了。他只是觉得这点小病没必要,睡一觉应该就能过去。结果在他睡觉的四个小时里,体温直线升高,烧到神志不清。Reus做了个噩梦,但他意识昏昏沉沉的,也不太能分辨出那是梦还是现实,他很害怕是真的。好在他还记得刚刚被他赶走的男朋友Hummels,他打电话给他,但被挂断了。那一瞬间,所有的难受,委屈和恐惧都混在了一起,Reus没出息地掉了滴眼泪。他想Hummels真是个混蛋,连Lewandowski都不如,起码那个混蛋从来没有在自己生病的时候在外面过。他虽然这么骂,可他还是想Hummels,想他回来抱一抱自己,哪怕要吃药打针都无所谓了。他打电话给Götze,原本是想找个人救命的,没想到倒是找到了Hummels,他真的很想骂他,也真的很想他。

Hummels到家的时候,在客厅就能听到Reus的声音,他被头疼折磨得要死要活,Hummels想给自己一拳。他冲进卧室,里面已经有点一片狼藉的味道了——Reus的枕头被扔到了落地窗边,他的枕头被枕着,上面有点泪痕,被子被圈得不成样子。Reus禁闭的双眼因为听到他的动静而睁开了一点,勉强撑起点身子,看着Hummels的方向。

“Mats...”

Hummels快步走过去抱住了他可怜兮兮的男朋友,他轻轻地抚着他的背,就像昨天对待街角的那只流浪猫一样。Reus的哼唧声逐渐变小。Hummels是有用体温计帮Reus测一测体温的打算的,但当他用额头抵着Reus的时候,他就已经清楚Reus到什么程度了,更别提他所摸到的滚烫的脖颈和大腿了。Reus难得地听话仍他动作,跟白天那个把他骂得狗血淋头的小混蛋判若两人。

他抱着Reus起码抱了不下十分钟,又是亲又是摸的,才把这个病号哄好。他身上的那点凉气全给Reus捂没了,这样不行。Hummels小心翼翼地将Reus放躺在床上,准备去弄点冷毛巾给小可怜捂捂。可当他前脚刚踏进卫生间,Reus就开始喊他的名字。

“Mats,你不要走,你陪我一会。”

Hummels难得地感受到了甜蜜的负担,他只能用最快的速度打好水拿上毛巾就重返Reus的视线。Reus看到Hummels出现之后就又消停了很多,乖乖吃药,乖乖敷毛巾。Hummels就躺在他旁边,将他揽到自己怀里,催他睡觉。

“Mats,你抱我睡。”

Hummels自然是没办法完全抱的,他只能半抱。他不能睡,他一睡,Reus毛巾会掉也没人去换,明天两个人一起感冒发烧,一起死在家里。他只能搂紧了一点Reus哄他睡觉。

“Marco,该睡觉了,明天有多特的比赛。”

“Mats你不陪我我睡不着。”

“我不是在这吗?再不睡觉要去医院了。”

“我不要去医院。那你再亲我一口。”

Hummels低头去吻Reus,这根本不能算要求,无论什么时候他都乐意做这个。Reus不依不饶地将舌伸进了Hummels口中,丝毫不担心会传染之类的。当然,再怎么耍流氓都是要睡觉的,Hummels揉了揉Reus的头发示意他。

Reus还是睡觉了,Hummels是没睡,他花了一整夜给这个小祖宗换毛巾。趁Reus睡着了还偷偷拍了张照片发了INS。

[他可真是个烦人精。我可真是喜欢他。]


PS.要评论行不行。

评论(22)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