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木。

承蒙厚爱。

【KTK】办公室恋情是不被允许的

#我还是想要评论和热度



下午有一场会议,关于莱万带来的那边的合作项目。这边的资料是克罗斯负责整理的,分发与会人员的资料复印件的时候,他又去了一趟克洛泽的办公室。克洛泽没看他一样,只是轻描淡写地回了句“嗯,放下吧。”,克罗斯想如果真的就是这种平平淡淡的上下属关系,大概也就是这种样子。他将文件放到克洛泽手边准备离开的时候,倒又被叫住了。

 

“你的手怎么了?”

 

克罗斯于是只能停下脚步,回头回答克洛泽的问题,他原本是看着克洛泽的发璇的,但克洛泽抬头也看他时,他却看不下去那双绿色的眼睛,随便找了个地方存移开视线。其实手上的伤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是去茶水间削苹果的手艺生疏加上不算专心,划了一道而已。看着吓人,但也不到肉。克罗斯一五一十地讲了一遍,也没期待克洛泽还能从抽屉里拿出个创可贴给自己。克洛泽也不能对什么事情都面面俱到。

 

“下次记得专心点,照顾好自己。” 

 

克洛泽的话叫克罗斯突然想起了他们分手的时候,克洛泽也说过类似的话。就像在最不设防的时候被攻击了一样。克罗斯闷闷地应了一声,转身出去工作。克洛泽没有听出克罗斯语气里的那些情绪。他的复杂情绪来自克罗斯削苹果的时候割伤了手,但克罗斯很久没有削过苹果这件事他比谁都清楚。

 

当然,罗伊斯并不清楚这其中细枝末节的事,他当时拍了拍克罗斯的肩感叹说,“所以说,吃苹果这种事情为什么要削皮”。

 

下午针对新的计划开了一次会,克罗斯在莱万说的时候,认认真真地摘录关键。只是换成克洛泽的时候,他不仅摘录了关键,还写了两句脏话来记录自己的心情。他倒不是怪克洛泽什么,他只是隐隐约约对自己有点失望。

 

晚上下班之后也不急着回家过他被罗伊斯嘲笑无数次的老年人作息的生活了,拉着罗伊斯就叫他陪自己去酒吧喝两杯。罗伊斯几乎是被拽着走的,临出公司门前碰到了疑似在等他的莱万,只来的及比一个“打电话给我”的手势就被拽走了。

 

克罗斯的酒量和罗伊斯的其实不相上下,但罗伊斯主要是陪克罗斯喝酒,克罗斯三杯他一杯的速度,肯定是克罗斯要先倒。克罗斯前些年来酒吧来得其实也勤快,不然他跟罗伊斯怎么当挚友。这种生活改变的契机都是克洛泽的出现,克罗斯自从决定昭示开始喜欢克洛泽那天,就严格规律自己的作息了。罗伊斯经常感叹爱情力量的强大。以至于哪怕分手了,克罗斯也懒得去改作息。

 

“说点关于他的。”

 

克罗斯在沉默了一会之后,突然跟正在玩手机的罗伊斯说话。罗伊斯也就收起了手机,换了个认真地态度去看克罗斯有了点醉意的双眼。

 

“哪方面的。”

 

“能叫我心死得再彻底一点的。”

 

“他最近有去见新的朋友。”

 

罗伊斯说得客套,具体是什么克罗斯也听出来了。克洛泽还是有自己的生活在过,自在的生活,从来没有因为他的离开而缺少什么。克洛泽对所有人都一样贴心,他还会给别的人削苹果的,克罗斯想自己现在和别的职工在他心里应该没有什么区别。

评论(18)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