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木。

承蒙厚爱。

关于all宽

我闹内的构思是,阿宽在任职的时候因为自己的魅力被票哥看上,然后票哥追人不成,在一次喝大了之后以自己的能力强上阿宽。阿宽没办法。从那以后两个人就是这种莫名其妙的关系。水哥和阿宽的高度一样,但老觉得有些明明他和阿宽都能干的案子,全到了阿宽手里,然后有一次他就在办公室留下了一个隐形摄像机,好死不死第二天阿宽在给票哥送文件的时候来了次办公室sex,水哥第三天就看到了。他看视频的时候挑了挑眉,然后在茶水间暗示阿宽,后来嘛,用手上的视频威胁....

其他人我再想想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