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木。

承蒙厚爱。

【飞贝】历历万乡

  李京泽离开兰州的时候坐的是火车,十六岁的李京泽一个人。他包里装的东西也不多,几件衣服,钱,电脑和一些杂七杂八的吃的,火车上东西贵,他也不高兴去装阔花那个冤枉钱。外套左兜里是零钱和手机,右兜里是三包兰州,他抽这个很久了一时半会戒不掉。上火车的时间是下午,夕阳靠山,看起来有些像他看过的武侠小说里的离别情景,有几分凄凉。于是他也跟着别的旅人一起看窗外,人家看亲人,他只看兰州,到看不到了为止。李京泽耳机里的歌不多,几首嘻哈加上《沧海一声笑》,他就着这些歌听了一路。旁边中途坐上了一个小姑娘,叽叽喳喳地和朋友说些什么,他睡得迷迷糊糊也没有听清,也不知道那个小姑娘趁他睡着拍了照片发给朋友说碰到了春天。

  西安,李京泽站在这片土地上,一时间没了方向。他点了一根兰州叼在嘴里,等到火星烧到尾部,他才离开原地,去寻找新的方向。燃尽的兰州被扔在地上。

  好像西安的日子与兰州无异,为白天生计奔波,晚上写歌词,跟人battle,磨韵脚。偶尔带个姑娘回家,孤独感也从来没有消失过。李京泽知道独孤求败,觉得自己离他已经不远了,起码前面两个字他做到了。有一次躺在床上抽事后烟的时候,那个妞问他为什么不是万宝路,这个呛人,伤肺。李京泽抖了抖烟灰,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后来也开始试着换成万宝路了,那个妞他也再没有碰到过。

  一战成名来得毫不意外,也是在那个时候他见到丁飞。丁飞和他很不一样,没有这一身的暴戾之气,总是在笑。李京泽是不愿意去接触丁飞的,他觉得这样很危险,不知道哪来的趋利避害本能。他觉得他快成独孤求败了,他已经很厉害了。丁飞倒是不识趣得很,天天有事没事就找李京泽,什么都聊,有时候手上还会拎着潇洒。李京泽是只刺猬,丁飞有那个耐心去哄,等到李京泽愿意把柔软的肚皮给他看为止。

  丁飞真正成为李京泽的爱情那天李京泽喝得酩酊大醉,整个人都对丁飞写满了抗拒。丁飞不知道自己平时一直捧在手上的小祖宗今天又受了什么气,他上去抱他,差点在李京泽那挨了一拳头。丁飞攒住李京泽的手腕,问他今天又在闹什么,李京泽两眼通红瞪着他,说你为什么对所有人都这么好,我差点以为你只喜欢我。李京泽看上去很凶,也很招人疼。丁飞把他拉过来和自己接吻,两个人不知道是谁咬破了谁的嘴唇,血腥味弥漫在口腔里。

  李京泽没当的成独孤求败了,他不想独孤,他也很愿意在丁飞怀里什么都不想地待上一个晚上。他想他还是喜欢令狐冲,他需要任盈盈。

  丁飞喜欢李京泽开始得很早,很突然。从他看到李京泽坐在电脑前写歌,手指间是呛人的黑兰州,不是他在所有人面前都拿出来的万宝路的时候就开始了。他也去试过黑兰州,他去特地了解兰州这个地方,他路过兰州拉面的馆子都想试一试。这些事李京泽不知道。丁飞搂着李京泽的腰,觉得他也没必要知道,他可以成为他的另一个兰州。

——

推荐BGM《历历万乡》:

若我站在朝阳上 能否脱去昨日的惆怅

单薄语言能否传达我所有的牵挂

若有天我不复勇往 能否坚持走完这一场

踏遍万水千山总有一地故乡。







要评论行不行....

评论(32)

热度(37)